红色档案|一个上海家庭的传奇红色“家谱”

2020-8-5 22:58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51| 评论: 0

摘要: 油漆坊藏联络站紧邻城隍庙的三牌楼路以明朝时曾有昼锦坊、应奎坊、清显坊三座牌坊得名。由于地处老城厢,离十六铺也不远,这一带数百年来民众聚居、贸易繁盛。上世纪20年代初,一位常州中年男子吴金寿携妻带子来到上 ...
这是一个鲜见的“红色家庭”,曾祖父1923年入党、祖父1925年入党、父亲1942年入党……在昔日申城的隐蔽战线、上海五卅运动、莫斯科中山大学、东北抗联、新四军苏中抗日根据地,都曾有吴家先辈的身影。如今,家里的第四代党员吴元浩加入中国共产党也有47个年头了。吴家四代党员相继投身党的事业,见证了近百年以来的建党风云。



油漆坊藏联络站

紧邻城隍庙的三牌楼路以明朝时曾有昼锦坊、应奎坊、清显坊三座牌坊得名。由于地处老城厢,离十六铺也不远,这一带数百年来民众聚居、贸易繁盛。上世纪20年代初,一位常州中年男子吴金寿携妻带子来到上海安家,并在此开了一家油漆作坊。三牌楼路上吴家的作坊对外的生意主要是生漆油漆家具,但其实,它有着更重要的使命。


五四前后,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方兴未艾。有“中吴要辅,八邑名都”美誉的常州崇文重教、敢为人先,新思想的传播表明,“常州三杰”瞿秋白、张太雷、恽代英的出现绝非偶然,在当地中共党组织的影响下,吴金寿倾向革命,并接受委派来到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,以油漆坊为掩护,成为了党的联络点。他把情报、枪支、弹药等安放于家具内迎来送往……


1923年,吴金寿秘密入党,成为了吴家的第一代共产党员。吴金寿力气大,一个人能头顶一只红木桌送到顾客家,被邻居称为“铁头”。他有四子,老二夭折。老三吴福海七岁开始读私塾,后转入原南市养正小学、敬业小学读书。1922年失学后,他跟着父亲学艺,油漆手艺出色的他和大哥吴星海成了为父亲传送情报的主力军。


1935年9月,吴金寿病故于上海中山医院,三牌楼路联络点也就此完成了自己的使命。老大吴星海入党后继续参加革命活动,抗战时在返回常州老家途中,被日机炸死在铁路线上。他的儿子吴铁鹏后来投奔新四军并入党。


吴家老四吴迪飞从小与父兄一起劳动:学习用砂纸打磨家具、油漆木器及搬运等。父亲曾期望家里有个读书的文化人,老四就边读书边劳动,课余时间还卖报挣钱,断断续续读完了高中。从海关专科学校毕业后,他就职于上海海关,协助中国共产党上海地下党组织,为苏北、山东根据地船只、物品、人员往来提供便利。有一年,根据地要建印刷厂,对上海三教九流非常熟悉的吴福海,找到吴迪飞和在莫斯科的同学柳溥庆,再通过印刷界的朋友采购到了设备。后当局准备逮捕“通匪”的吴迪飞,地下党紧急通知他潜往苏北解放区。反扫荡时,部队“精兵简政”,非武装人员疏散到地方隐避起来。于是他又潜回上海经商,并时常资助地下党组织。


化名远征东三省

在吴家,老三吴福海历经了中国革命的各个时期,他的一生充满着传奇的色彩。


1924年,经亲戚介绍,吴福海进中华书局当印刷工人。当时,共产党人邓中夏、李立三等在沪西小沙渡地区创办工人补习学校,进行宣传和组织工作,并吸收工人中的积极分子组织沪西工友俱乐部。第二年2月起,吴福海就与中华书局工友一起去参加活动,学习进步思想。“五卅惨案”发生后,吴福海带领上街游行的学生前往商务印书馆宣传,并动员书局工友罢工。1925年,吴福海加入中国共产党,时年17周岁。


1927年3月21日,为配合国民革命军北伐,在周恩来、罗亦农、赵世炎、汪寿华等领导下,上海工人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,吴福海任上海工人纠察队六大队七中队中队长。4月11日,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被杜月笙指使手下残害于沪西枫林桥。次日,又遭“四一二”大屠杀,形势急转直下。由于参加了暴动,吴福海被厂方开除,转入地下斗争,后被调至手工业总工会领导罢工斗争,1928年3月被江苏省委选派到苏联学习。


大革命失败后,莫斯科中山大学相继接收了许多中国留学生,如:吴玉章、徐特立、董必武、叶剑英、杨之华……他们都从上海出发。与吴福海同年入校的还有陈昌浩、陈修良、陈伯达等。1929年9月,导致“中大”最终停办的“十天大会”举行,博古、李一凡、柳溥庆、吴玉章、王稼祥、董必武、吴福海等纷纷发言,围绕米夫、王明主持的支部局的“路线问题”激烈交锋。工人学生吴福海相比之下虽“人微言轻”,但他与董必武等批评了支部局搞宗派、搞教条、整人,不畏强权。


1930年5月,吴福海等在莫斯科列宁学院听了周恩来的报告,周恩来动员学生们回国,参加陷入低潮的国内革命。吴福海闻之,毫不犹豫地递交回国报告并被批准。这一年秋天,他回到了上海,任全国海员总工会长江委员会书记。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,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成立,吴福海任联合会常委。在党的领导下,23岁的吴福海任罢工委员会纠察队总指挥,组织发动了沪西工人大罢工。


1932年6月,党中央调派吴福海等前往沦陷的东三省。吴福海告别父兄妻儿,化名吴赤峰毅然远征。


由抗日英雄赵尚志等新创建的巴彦工农义勇军江北骑兵独立师,迎来了满洲省委巡视员吴赤峰。8月,这支总数700多人的部队攻占巴彦县城,打响了中国共产党武装抗日第一枪!11月初,部队改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36军江北骑兵独立师,赵尚志任第一政委,吴赤峰为第二政委。


1933年上半年,吴福海被中共满洲省委调任哈尔滨市道里区委书记,后任东北吉东局常委、工运部长。此后,他协助组建了东北人民抗日第四军,发展了不少党员。东北的抗日局面打开后,吴福海1935年返回上海向组织汇报工作。由于党中央已撤离上海,父亲也没能帮他与党组织接上联系。直到全面抗战开始,吴福海赶到武汉,面见了八路军办事处主任董必武,要求赴延安。董必武为老同学指道:参加新四军!


参与组建“土海军”

最令吴福海自豪、并记入建军史册的,要数他参与组建“土海军”了。1941年,日伪重兵扫荡,苏中根据地被分割成多块。9月上旬,为摆脱背海作战的不利局面,新四军苏中军区司令粟裕面示吴福海:带领部队建立海上武装,保证后方安全。时任苏中行政委员会保卫处督察长、警卫团参谋长的吴福海,先后带领警卫团三个连,开赴黄海之滨的东台县弶港。次年初,新四军海防大队建立。海防大队依靠船工、铲除渔霸、剿灭海匪,开辟了安全的海上运输线,11月,军区海防团在如东何家灶成立,陶勇兼任团长,吴福海任副团长。粟裕曾高兴地夸奖:“这是我们的‘土海军’!”



我军第一支海上武装,从海防大队、海防团到海防纵队,由小到大,是人民海军的雏形。1949年4月,人民海军在泰州白马庙宣告成立,“土海军”编入华东海军第一纵队,第二年年初又整编为华东军区海军第五舰队。吴福海先后担任华中军区海防纵队副司令、山东海防纵队副司令和华东海军第一纵队司令。


这段尘封了60多年的历史,直到新世纪初才逐渐拂去面纱。


这就叫家国情怀

吴福海晚年时,曾任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南京市委书记、中国共产党上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陈修良劝说她的留苏同学:老吴,你是党内传奇人物,这些经历你应该多写写。老同学却依然谦逊有加:“我们周围牺牲了多少同志,我的经历不值得写。”


吴福海去东北时,儿子吴光伟才四岁。吴福海之孙吴元浩说起80多年前的一幕幕往事,情不自禁地用手指轻叩桌面,嗓音也顿然提升:“这就叫家国情怀!”


当时,小光伟的母亲为维持生计,不得不去日本纱厂打工,有时也靠小叔子吴迪飞接济。1942年,14岁的吴光伟被上海地下党带到根据地,进入苏中军区军政干部学校学习,同年成为吴家的第三代中共党员。


上海解放后,吴光伟转业到上海市公安局从事政保工作。吴元浩9岁那年,父亲吴光伟被派到西藏工作,十多年后才返沪。



祖辈的风范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后代。吴元浩17岁被分配到崇明长江农场,后担任连队副指导员兼团支部书记。翌年,吴家的党员发展到了第四代。


上海市检察院恢复重建后,吴元浩被调到市检察院,从书记员做起,干到二级高级检察官、副编审,并撰写了不少对司法实践进行探讨的理论文章。1993年,这位不满40岁的市检察院政策法律研究室副主任,在组织安排下创办了《检察风云》杂志。他任副社长兼总编辑23年,杂志社被评为上海出版行业先进单位,《检察风云》也是当时全国法制期刊发行量最大的半月刊,多次获华东地区优秀期刊等荣誉。2018年11月,最高人民检察院授予他“检察荣誉章”和证书。


上海解放70周年前夕,吴元浩与上海市政协文史委的委员们来到茅山新四军纪念馆参观。看到祖父带领新四军小分队在茅山等地抗日活动的有关记载,他十分激动。


吴元浩的祖母、母亲、姨夫、姨妈、姑姑、姑父等也都是较早从事革命的离休干部。大姑妈曾是东海舰队文工团评弹演员;小姑妈吴竞是国家一级演员、原上海市政协委员,在演艺界也有很好的口碑。


吴元浩的儿子吴振强大学毕业后留在德国工作,振强选择的是当时国内空缺的计算机金融管理专业。在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就读期间,他曾递交过入党报告。未来,他会不会为吴家再添一道鲜艳夺目的色彩呢?


近一个世纪间,吴家四代都对中国共产党有着特殊的感情。时代在变,红色传统却在吴家代代相传。吴家四代二十多位党员以自己的经历,生动再现了浓缩的百年建党史。


选自星期天夜光杯上海珍档版